搜索

短篇集更新中《爱的重症病患者》:是爱,把他们逼疯了

[复制链接]
楼主: qwalker

4

主题

11

帖子

45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5
QQ
发表于 2018-8-31 15:34: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一次一下课老龚就跑到小冉身边坐下来,枕着自己的双手盯着小冉的眼睛看。小冉不明白他要做什么,就也看着他。老龚笑了笑说,我也想当好学生。

  小冉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只是觉得欢喜,还来不及开口,老龚就蹦跶起来跳出了教室。小冉在日记里问:他会不会也喜欢我?

  有一次上课前老龚拿着一包情人梅边吃边走进教室,一到小冉身边就顺势掏出一颗情人梅放到了小冉的嘴角边,小冉当时吓得一脸懵逼大脑down机,笨拙地用手把情人梅接了过来塞进了自己的嘴巴。

  顿时就在心里给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子,心想卧槽怎么笨到用手去接,应该让他喂到嘴里的啊!啊!啊!小冉又在日记里问:他会不会也喜欢我?

  但也只能在日记里问。因为只能在日记里问,所以才会让人喜怒无常。

  小冉总觉得老龚对自己有种若即若离。

  忽地会特别温情,当天气渐渐寒冷,每个课堂间歇老龚都会跑来跟小冉撒娇,说自己手冷需要放在小冉的口袋里,然后那十分钟他们就微笑地看着对方,面对面站着或者坐着;

  忽地会特别淡漠,日子越久老龚越肆无忌惮地做起了古惑仔,学校里有传言说老龚心狠手辣,但小冉从来也看不见那一面,偶尔逃课回来之后,老龚总是带着冷硬的眼神窝在自己的最后一排,对小冉避而不见。

  小冉就在这种暧昧不清的甜蜜和痛苦里,渡过了那个多雨阴冷的冬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5

帖子

3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8
QQ
发表于 2018-8-31 15:36:16 | 显示全部楼层
  来年的春天班级组织郊游,一路上大家都欣喜若狂,颠簸似乎能制造更多喜悦,在这狭窄拥挤的车厢,漫长的路程变成一种温馨的等待。

  老龚开始带头唱起许志安的《为什么你背着我爱别人》,小冉不太明白他为什么会唱起这首歌,直到老龚一边唱着“女人天真的眼神”,一边用双手掰大自己的双眼,逗得全车人哈哈大笑。

  那一天他们俩一直呆在一起,在春天的寒风里骑车、泛舟、赏花、观鱼,费力地登山或者闲坐着空等,那些空白或者充实的片段,让人恍若置身甜蜜的梦境。就好像真真正正的小情侣。

  公园有一处大片竹林,三三两两的女同学结伴去了那里,在那些斑驳的皮面上,又刻下新的刀痕,“某某到此一游”或者“某某某我爱你”。老龚转头问小冉,你有没有想刻的人。小冉笑着说,我才没有。心里却开始惆怅:有,可是不敢。

  春游过后没几天,小冉在寝室接到老龚的电话,对面欢快的声音响起来,小冉就在脑海里浮现出那一道倔强的下巴和微翘的嘴角,老龚说:今天的数学课我没听懂,有道作业我不会。小冉呵呵呵地笑起来,然后一本正经地讲了很久作业。

  讲到这里的时候,小冉跟我说,现在回想起来老龚其实根本就没有真的想做作业,他只是给自己找了个借口打电话。

  那次以后老龚就会偶尔打电话来,总是问当天的作业,不过一共也只有几次。也是在那次以后,寝室的电话总是莫名其妙的响起一声,又莫名其妙地断掉,没有人知道是怎么回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9

帖子

46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6
QQ
发表于 2018-8-31 15:43:3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城市的天气特别诡异,夏天没来就依旧是冬天,在四月的雨季,老龚和小冉还在玩着插口袋的游戏。那个时候他们开始手握着手取暖,但也只是装成好玩的样子,来避免让人想到这是种超出友谊的接触。

  雨季中的一个晚上,他们下了晚自习,老龚一把拉住小冉,他说,今天我家里没人,你陪我在外面坐一会吧。小冉自然也是挡不住那股眷恋。他们钻进了学校外面停着的一辆三轮车,这些三轮车白天在外面跑生意,晚上就停在这个居民楼和学校中间的角落里面。

  夜深人静的角落里万籁俱寂,只听见淅淅沥沥的雨水拍打着他们头上的顶棚,小冉和老龚都没有说话,就那么静静地坐在狭窄椅子上。

  时间却过得意外的快。

  小冉说,我该回去了,再晚了就回不去了。老龚说,陪我到十二点,好不好。后来他们就静静地坐到了十二点。

  老龚走之前帮着小冉翻进了宿舍,分开那一刹那小冉终于下定决心亲了老龚。老龚没有反抗,也没有迎合。弄得小冉深陷了好久好久的迷茫。

  “你知道后来他跟我说什么吗?”小冉问我。

  “说了什么?”

  “他说,我们两个都是男的。我们不能这样。”

  小冉说他的心事只愿意讲给陌生人听,没有负担,没有包袱,没有定见,没有成见,喋喋不休也不用觉得难堪。我们坐在一起抽烟,临走的时候他才跟我说,你好,免贵姓冉,可以称呼我小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4

帖子

23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3
QQ
发表于 2018-8-31 15:49:26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过“流性人”。就是那种在不同的时间里一会儿觉得自己是男人,一会儿又觉得自己是女人的人。听起来可能有点复杂,而且难以理解。简单来说,是因为他们内心对自己性别的定位总是会无规律地间歇性变化,心理和外貌的性别特征跟着就呈现出流动特质,所以叫做流性人。

  我身边就有一个认识了十多年的流性人。他叫自己“老子”的时候,我们称他为“凰大哥”;他叫自己“老娘”的时候,我们顺势叫他“凤姐”。全名叫做凤凰。

  凤凰三十多年来身体力行地传承着老祖宗的智慧结晶,不遗余力又毫不遮拦地向世人证明着“相由心生”的科学性。所以在他忽男忽女的心理性别之上,第一次见到他的人,都总是搞不清楚他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
      
  02年我刚认识凤凰的时候他正自称老娘。他的个人标志和书上那个“凤姐”雷同,本人出现之前,总是会先发出好一阵特别高亢的呵呵呵呵的朗朗笑声。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那几年他把眉毛修得特别特别细,留着长长的侧分,不打粉底绝不出门,走在路上总是昂着傲娇的双眼皮,从不在意别人用异样的眼光盯着他那张雌雄莫辨的脸,只当是全世界的人都觉得他太美。

  看似干练爽朗的凤姐其实经常在内心里油然迷茫。偶尔就会突然问我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

  有一次问我:你觉得双性恋最悲哀的事是什么?

  我回答说:自己喜欢的男人,爱上了自己喜欢的女人吧。

  又问我:那你觉得流性人最悲哀的事是什么?   

  我想了想:抛开身理不说,心理性别这么灵活,还偏偏在心理上喜欢同性。机率这么小,应该很悲哀了吧?

  几年后的某一天我突然明白,有时候别人问你问题,也许并不是想要一个答案。他只是为了通过你的回答,来证明自己而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9

帖子

4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8
QQ
发表于 2018-8-31 15:52: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纪委书记说朴景会是公主病,一定要当总统才舒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6

帖子

31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1
QQ
发表于 2018-8-31 15:54:2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8

帖子

5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52
QQ
发表于 2018-8-31 15:56:2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纪委书记说朴景会是公主病,一定要当总统才舒坦
  -----------------------------
  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接地气的说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5

帖子

23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3
QQ
发表于 2018-8-31 15:59:2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3

帖子

31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1
QQ
发表于 2018-8-31 16:05:47 | 显示全部楼层
  所以在后来的某几年里,凤姐变成了凰大哥,还开始理所当然地喜欢起了同性。
      
  男人喜欢男人在现在看来其实不算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只是凤凰作为一个在心理上可男可女的人,偏偏要在自己觉得自己是男人的时候去喜欢另外一个男人,还是让我们大家都觉得很不可思议。

  但让我们觉得更不可思议的,是他作为一个男人,喜欢的另一个男人,还是一个和尚……

  说起那个和尚,就更不可思议了。还俗前,在某个寺庙做住持,还俗后,在某个酒吧做dancer……

  凤凰就是在酒吧和和尚认识的。

  那时候特别流行“蹦迪”,我们常常七八个人隔三差五就往酒吧跑,有时候在一家酒吧点个酒占个位,然后两三家串着门蹦迪,有时候一家酒都不点,纯蹦迪还要两三家串着走。那几年我们透支精力挥汗如雨,在每一个我们现身的酒吧里跳成那一夜当仁不让的焦点,同时也跳出了我们人生中迄今为止最苗条的身材。

  凤姐就是在那一阵里变成了凰大哥。我也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就变了,只是从某一天开始,他剪短了头发,留出了任其杂乱的眉毛,时常像流氓一样的挑起自己的双眼皮,吃每个人的豆腐。

  变成了凰大哥的凤姐后宫成群,但却都是男的。当时雄性激素爆棚的凰大哥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个男的,所以他把其他所有人都强行当成是女的。

  在所有的酒吧里面,有一个特别另类,中间的黄金时间都不是用来给客人跳舞的,而是只能看专业dancer表演,然后客人在这里就只能一直喝酒。

  起初我们只有在正正经经喝酒聚会或者凰大哥要带新收的后宫佳丽跟大家social的时候会去那间酒吧。过了两三年,大家都觉得跳不动了,聚会的形式感慢慢走向静态,这间酒吧反而成了我们最常去的一家。

  在那两三年里,后宫的佳丽来来去去好几拨,用来蹦迪的酒吧也来来去去好几拨,这间不能蹦迪的酒吧却始终屹立不倒,只是它的dancer也在这两三年里来来去去去了好几拨。05年的某一段时间,我们一群人猛然发现我们的聚会似乎戛然而止了,仔细想了一下才想起是因为凤凰消失了。

  那是我认识凤凰这么多年之后第一次看见他谈恋爱。销声匿迹,与世隔绝。当我们联系上他的时候,才知道他已经和和尚同居在了一起。

  或许是因为在凰大哥眼里,这个跳舞的和尚散发着某种锐不可当的雄性荷尔蒙。和尚没有成为后宫佳丽的一员,而是成了凰大哥想要认认真真耍流氓的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7

帖子

33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3
QQ
发表于 2018-8-31 16:06:41 | 显示全部楼层
  但我不明白他为什么非要销声匿迹,可能是想追求一种“洗尽铅华呈素姿”的仪式感,陷入在了一种嫁了人就不能和朋友一起出来鬼混的迷思里面。

  但其实他们的同居生活也并没有多朴素。

  和尚辞了dancer的工作和凤凰住在一起,并不是单纯的二人世界,而是和凤凰的父母住在一起。为了不引起父母对他们两个人关系的怀疑,凤凰交代给他父母说和尚是外地来的朋友,只是暂借在家住。

  热爱跳舞的和尚据说经常在家里表演民族舞,照理说这个技能恰好能拉近跟岳母大人的关系,但好死不死凤凰他妈是个跳专业国标的非广场舞大妈,每次在和尚面前,总是轻轻地来又轻轻地走,轻轻地微笑,不带走一片云彩。

  凤凰他爸又总是一副正襟危坐不苟言笑的样子,不用说聊天了,甚至都想不起究竟听他说过几句话。所以和尚都只好在凤凰父母不在家的时候,跳给凤凰看。

  和对方的父母住在一起,每次遇到父母不在家,别人都在二人世界里不可描述,他俩就在二人世界里,狂跳民族舞。以至于后来凤凰都能在我们面前一本正经地跟我们讲解怎么样跳民族舞更好看。

  对于“流性人”这件事,凤凰的父母有种放任自流的态度,用男人的身体穿女装也好,化妆也好,只要不出门惹是生非杀人放火就不过多干涉。但凤凰对和尚的喜形于色,还是给了他妈很直接的刺激。
  他妈问他“你们俩是不是同性恋”,凤凰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他只是突然想到,他不知道该怎么跟他妈解释“流性人”。在他妈的眼里,他就只是个突然会像女人一样打扮的男人。
  没过多久凤凰和和尚就分手了。但原因却不是因为受到了外界的什么压力,而是某一天凰大哥忽然又变成了凤姐,和尚觉得眼前这个男人……不是他爱的男人……
  接着那几年开始特别流行“KTV”,好乐迪、欢乐迪、麦乐迪、银乐迪……各种乐迪代替了我们的蹦迪,凤凰的复出又带动了我们的聚会,五六个人隔三差五就往KTV跑。

  凤凰变成凤姐却没有再像从前一样涂脂抹粉讲究打扮,只是又稍稍把头发留长,烫了一头蓬松的黄毛。在每个买断唱通宵的日子里,总是昂着他傲娇的双眼皮学着王菲的声音,一直唱着“哪里找……哪里找……”。

  每一个唱满整场的清晨六点在天还没亮的大街上,我们穿得花枝招展顶着各自的烟花烫,像群无家可归的人寻找着温暖的早餐。那种时尚的打扮在很多很多很多年后被称为非主流,但我们那时候却觉得自己特别主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热门图文
精华帖子
热门图文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奔跑|吐槽一下|网站标签|Irunthink Inc. ( 豫ICP备16023391号 )|网站地图

Irunthink Inc. https://www.irunthink.com . Powered by X3.4

本站部分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 如有侵权请及时告知 我们将确认并删除

GMT+8, 2019-12-8 08:46 , Processed in 0.323243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