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短篇集更新中《爱的重症病患者》:是爱,把他们逼疯了

[复制链接]
查看: 711|回复: 86

3

主题

3

帖子

31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1
QQ
发表于 2018-8-31 10:37: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加入吧,一起来感受最美的生活!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271554571.jpg

  每天在公司看见树懒,都会让人想起那句很有哲理的名言:长得丑的才叫公主病,漂亮的本来就是公主。

  树懒就有非常非常严重的公主病。

  树懒年过40,至今未婚。每天,她都会化很厚很厚的妆出现在大家面前,试图掩盖面相和内心的年龄差。一头飘逸的披肩长发,常常搭配着极其少女心的发箍,又肥又大的嘴唇也会呼应着发箍涂上粉红色。

  也就因此她成为了我活这么大,见过的唯一一个能把粉红色画出具有攻击性的人。树懒般的眉眼和着陡厚唇丽鱼般的嘴唇。真的,非常,不,漂亮。

  过了当公主的年纪,却没有想做女王的毅力,当青春不再,树懒的公主病也越发无药可救。35岁的某一天,她忽然把小自己2岁的亲弟弟叫做“哥哥”,然后就越来越入戏,醒不来了。知道真相的我们,每次听到她呼唤“哥哥”都有一种莫名的悲壮。

  但树懒的公主病生得很奇特。她的心理和精神上双重重度排斥别人和她搭戏。

  比如树懒每天上班出门之前,总要摆拍一套全身照发朋友圈,歪头、抚耳、凝望远方……像是要告诉全世界,她才是中国的杨钰莹。但你不能在她的朋友圈下面发表任何过于直白的表扬的话,她会觉得你是在讽刺她!

  在我才进公司,加了她微信的第二天,上班之前她发了一张朋友圈,穿一件雪纺荷叶边白底碎花连身裙,双手交叉在胸前仿佛下一秒就要来上一段民族舞,配字:可爱疯。嗯,为了突显少女感,她真的打的就是“疯”。

  出于礼貌我在下面评论到:哇,超可爱的。

  她没有回复我。

  在我到了办公室后,她特意走到我的身边狠狠地给了我一个嫌弃的眼神。当即我就被拉近了一个秘密微信群,原来公司几乎所有人都有因为附和她的朋友圈自拍被她嫌恶过,甚至有个人就只是评论说“拍得好美,看起来好年轻噢”,就被树懒当着全公司的人质问“你是不是就想说我磨皮磨得很过!”

  人就是很奇怪,不喜欢别人骗自己,却喜欢自己骗自己。

  更奇特的是,树懒有一个谈了十多年的男朋友。

  她每天上班出门之前摆拍的那套全身照,据说就是她男朋友完成的每日一拍。虽然公司的人都没有见过男朋友本人,但女主角作为一个高龄公主病,可想而知他们的爱情故事每天都会上演些什么剧情。

  每一个工作日,树懒都会在公司收到一束包装精美的花,每一次,她都会从最深处的财务办公室花枝乱颤地穿过整个公司,返程的路途通常会和着她娇软酥骨的娃娃音,开始新的一天和她男朋友的腻歪。

  偶尔接过花如果没有打电话给男朋友,那一定就是两个人在闹情绪。必然的,在那一天,我们的QQ空间、新浪微博和微信朋友圈就会见证到她同步更新的小确悲。

  无论天气怎么样,她都要发一条跟天气有关的表示自己很难过,没太阳她就说自己心里很潮湿,有太阳她就说太阳也照不进她的心。哀伤的情绪会持续一整天,无论看见什么都能引发她的悲叹,就连时事新闻也能跟她的心碎扯上关系。最最关键的是,不管发什么文字,配图都是自拍,那张很有攻击性的嘴唇异常突出。

  这样的状态会在第二天就彻底完全消失。像每一个在爱情里的少女,失心疯一样的喜怒无常。

  那些各式各样的花,散发出各种各类的香,每天萦绕在办公室里,其实特别让人艳羡。只是一年又一年,送花的人从花店老板,变成同城快递又变成外卖小哥,也没有听到树懒的婚讯。

  树懒却很不以为然地用一种和她的年纪完全不匹配的傲娇告诉我们,她就是要享受这种纯粹的爱情。

  不同于她难以配合的公主病,树懒特别喜欢跟我们聊她的男朋友。而且是见缝插针地主动聊。

  每次公司有才毕业的大学生进来,她就总是会顺势说起她和她男朋友是在大学认识的。她说:他常常会拿着花,完全无视全班同学起哄,直接在教室里把花送给我。

  只要一讲到这里,树懒就会单膝跪在她的办公椅上,转圈圈。然后接着说:那个时候我都没有想过要和他在一起,因为班里有另外一个女生喜欢他,我不喜欢和别人抢。然后一边转圈圈一遍甩她的头发。

  每次公司聚会她就又总是会顺势说起她和她男朋友重新相遇的故事。她说:大学毕业以后他就去了外地,我们完全没有联系,五年之后他突然出现在我的生日聚会上,又送花给我。

  那天开始,他就成了她的男朋友,每天送花给她。粉色蔷薇:我要与你过这辈子、粉色天竺葵:很高兴能陪在你身边、粉色山茶花:是你让爱变得美丽……多亏树懒不厌其烦地对他送过的花如数家珍,我们也才能记住那么多莫名其妙的花语。

  每次公司有人讨论旅游,她更能插进来说她和她男朋友的故事。她说,他特别喜欢旅游!我们正式恋爱以后,每年他都会带着我去一个地方。

  她会把她手机里的照片拿给没有看过的人看,一边滑动照片一边讲起她对每一个地方的印象,日本的樱花、韩国的泡菜、泰国的寺庙、马来西亚的深海、马尔代夫的沙滩、阿尔卑斯的山脉……

  那些照片都只有风景和游客,没有她和她男朋友。看着她树懒般的眉眼和着陡厚唇丽鱼般的嘴唇,所有的故事都让我们觉得很匪夷所思。

  有八卦的女同事打趣树懒,说每天都听到树懒唠叨自己的男朋友,可是从来没见过,连照片也不给我们看,该不会是担心被人抢走吧?树懒皱起那张涂着很厚很厚的妆的脸,呵呵呵地笑起来,说,人家的男朋友绝对是白马王子型的哦。

  说完她居然一反常态的把她男朋友的照片拿给我们看。

  从那以后大家都开始对树懒的故事敷衍了事。因为大家都不相信她能遇见一个对她那么死忠,还那么帅的男朋友。

  有一天树懒把她那头飘逸的披肩长发烫成了侧分的波浪卷,全公司的人都很了然于胸地不加以赞赏,只是问她是不是和男朋友有活动。树懒歪着头眨巴眨巴眼睛,回答我们说她已经请了年假,下班就又和男朋友出发去旅游。

  这件事引起了大家的高度重视。因为树懒以前放年假从来没有这么郑重其事过,才突然想起来,她和她男朋友那些周游列国的故事,我们都不知道到底是在什么时候发生的。

  她走了以后,果然就不再有人送花到办公室来。大家密切关注她的朋友圈,却迟迟没有动静,终于在第三天进行了QQ空间、新浪微博和微信朋友圈的同步更新:树影婆娑中的点点灯光也会让人心生向往吧?

  配图还是自拍,从她那张很有攻击性的嘴唇里,我们根本看不出她到底身在何方。

  最为奇特的事,在树懒放年假的第四天发生了。

  一个女同事抱着一束花,一脸惊恐的走进办公室,半响不说话。有人上去关切,女同事才回过神来,叫唤到:你们猜,你们猜!我看见谁了!?

  大家看着她手里的花,仿佛都有同一种预感,问她:树懒?

  她说,不是。是树懒的男朋友!

  霎时间办公室里所有爱好八卦的男男女女全都围了过去,我也跟着靠在最外面一圈听他们讲。女同事开始像小学老师一样在我们的吵吵嚷嚷里给我们讲起分解动作:首先!打开你们的手机,点进树懒的朋友圈!

  我们:点进去了。

  女同事:看看她那些每天早上的全身照。

  我们:看了。

  女同事在那个没有树懒的秘密微信群发来一张照片,我点开,看见相同的背景里站了个四十岁模样却依旧俊朗英武的男人。办公室一片哗然,果然是树懒的男朋友。

  女同事:这里是一间花店,这个男人是这间花店的老板。而且这个男人有老婆。

  没有树懒的秘密微信群响起一连串的提示音,日本的樱花、韩国的泡菜、泰国的寺庙、马来西亚的深海、马尔代夫的沙滩、阿尔卑斯的山脉……那些照片除了风景和游客,还有花店老板和他老婆。

  女同事:我加了花店老板的微信,这些全是他朋友圈的照片。

  办公室突然变得很安静,大家都满心疑虑地浏览着花店老板的照片,有同事吞吞吐吐地问树懒不至于是小三吧?

  女同事:我也觉得很震惊,我就拿着树懒的照片问花店老板认不认识,花店老板指着树懒说这是他和他老婆的大学同学。

  原来树懒每天在办公室收到的花,都是她早上路过花店的时候自己定的。每次订花,她都会让花店老板帮忙,替她拍一张全身照,歪头、抚耳、凝望远方……像是要告诉全世界,她才是中国的杨钰莹。

  因为那位碰巧路过花店的女同事,还在花店当着老板娘问起老板和树懒的事,老板娘听着女同事煞有其事的寻问,以为树懒和花店老板真有那么回事。在树懒放完年假回来上班的时候,花店老板娘还在公司来吵闹过。

  那一天的办公室特别沉寂,老板娘的声音穿透在办公室外每一个幽深阴晦的走廊,树懒却异常坚强地跟对方解释自己是开玩笑跟公司同事说的,没想到会有人当真还去找到你们。

  花店老板娘走了之后,树懒终于旁若无人地哭起来,哭得一点也不公主。公司里的人也都装作没有听到她哭的样子,自己做着自己的事,不敢打扰她的悲哀。

  那一刻我忽然觉得,人生最大的悲哀原来不是自己骗自己,而是即使是自己,也没法骗自己一辈子。

   271554571.jpg
  爱的重症病患者
  之
  关系妄想症




下一篇:天雷滚滚,无意中发现寡居的婆婆怀孕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9

帖子

33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3
QQ
发表于 2018-8-31 13:37:28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我毕业工作后的第二年,我们公司来了一个叫宗英的同事。因为我们是轮班制,所以她入职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几乎都没有见过她。只是每次看到排班表上“宗英”这个名字,就会情不自禁地脑补出那种很大气磅礴的气势。
   
  结果真人真的很磅礴。
   
  一米七多的个子,小脸大五官,虽然细皮嫩肉白白净净,但是声线极其雄厚。特别是她每次笑起来,总是发出“啊~哈~哈~”那种类似张飞般豪迈的笑声,时常会让人迷惑她究竟是不是男扮女装。
   
  后来几次轮班恰好时常能跟宗英碰在一起,上班的时候闲来八卦,才发现她居然是初中小我一届的学妹。我才恍然间想起,小时候总是听大人说她很调皮,宗英又逃课了……宗英又打架了……宗英又早恋了……
   
  果然,的确,非常,大气磅礴。
   
  我说:噢~~~原来就是你呀。
   
  她说:啊~哈~哈~哈~是    r>   
  后来再一起上班我们就经常聊起从前初中的人,从很讨人厌的老师原来同时教过我们俩,到为了追她故意留级的学长原来是我的同班同学。忽然有一天她问我说,认不认识马小姐。我条件反射地撇起嘴,由衷厌恶的表情。
   
  她尴尬地笑了笑,说:马小姐其实人挺好的,我和她是朋友。
   
  我说:你和她?是朋友?
   
  她说:是啊,初中的时候没人喜欢她,只有我愿意陪她玩。
   
   
  马小姐也是初中小我一届的学妹,在学校里是个特别臭名昭著的人。因为她下颚有点方,脸又特别长,长得像张马脸,江湖人称“马小姐”。马小姐之所以叫“马小姐”,还有一重意思,是说她滥交。
   
  初中的时候有个传言,说整个学校里面外面的小混混,全都睡过马小姐。包括一个200多斤的胖子,和跟那个胖子同名同姓的一个瘦子,而且绝大多数都是马小姐主动献身,据说是因为她需求量太大。
   
  没有人正面问过她这些传言是不是属实,毕竟在那个谈性色变的年纪里,所有人都觉得这是一个很龌龊的话题。
   
  非但如此,她在任何男同学面前不仅没有半点顾及,反而更有一种理所当然似的的搔首弄姿,你能从她眼里明确地感受到“欲火焚烧”四个字,就好像她随时会在任何一个男同学眼前脱得一丝不挂。传言就更加越演越烈。一面陆续听着越来越多人对她的唾弃,一面又陆续听着越来越多的人跟她睡了。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有一批混混里面的女同学会时常把马小姐叫到学校边的角落里,然后真的把她脱得一丝不挂,恣意妄为地虐打她。慢慢的这件事也在学校里面传开,但人们也只是听听,就像是在听别人说拧出一条臭虫,然后把它碾碎了,而已。
   
   
  我问宗英那些初中关于马小姐的传言到底是不是真的,宗英说她也不知道,一直以来她也都没有问过马小姐。
   
  有一次我和宗英碰巧同一天休息,她招呼我去她家做客。到了之后,看见屋里有另外一个女生,我刚一进门,宗英就指指那个女生说不用管她。我们在房间里就一直聊公司的事,旁边的女生也就像空气一样,自己默默地呆了一下午。
   
  临走的时候宗英送我,到门外电梯口突然问我认出刚才的女生没有。我说没有啊,是我认识的吗。宗英说,那是马小姐。
   
  我浑身一哆嗦,回想起进屋时她看我的眼神,果然还是当年那种理所当然的搔首弄姿。只是我已经一点也想不起她的脸,一点也记不起她初中时的样子。
   
  我说:妈呀……还好她没有强奸我。
  宗英又发出张飞般的笑声,然后说:有被害妄想症吧你!
   
   
  初中的时候其实我就很少见到马小姐,只是偶尔走在她身后,旁边的同学会碰碰我,然后指着前面跟我说,前面那个就是那个一直想跟男人睡觉的马小姐。
   
  有一次我好奇地问,你们都是怎么知道她这些事的啊。有同学就说,她小学六年级就开始跟不同的男人睡觉了,第一次是被强奸的,她自己报的警,对学校来说这是很严重的一件事,所以我们在小学都知道,后来就是她自己开始到处勾引男人去睡她。
   
  在那一刻我忽然开始对她有一点同情。她失去的不止是贞操和自尊,还有她戛然而止的青春。她已经被迫成长为了女人,在一群懵懂无知的少年里,和我们格格不入,被我们排斥。
   
  马小姐初二的时候交了男朋友。不是我们学校的,甚至不是我们这个地方的,听别人说是她在网上认识的,一个大我们好多岁的货车司机。学校里很多人常常会在周五下午放学后,看见马小姐手忙脚乱地飞奔到学校下面的路口,跳上货车司机的车,仿佛是要逃离这个地方。
   
  那时候我到了初三,也不知道是因为马小姐有了固定男朋友,还是因为我们在忙升学考试,耳边关于马小姐的飞短流长也渐渐消失了。
   
   
  在我和宗英一起上班第二年的某一天,宗英分了一包喜糖给我吃,我打开喜糖的盒子看见卡片上面写的居然是马小姐的名字。
   
  我说:马小姐居然要结婚了啊?
   
  她说:嗯,就下个星期六。
   
  我说:是那个货车司机?
   
  她说:不是……那个货车司机跟她断断续续在一起了十年,去年分的手。我也没想到她这么快就结婚了。嫁得还挺好的。
   
  我说:那个货车司机居然跟她在一起这么久啊?为什么没有娶她呢?
   
  她说:还在初中的时候,那个货车司机也听到一些她的传言,对她也不怎么好。
   
  后来的一个星期,宗英忙着准备给马小姐当伴娘。试妆、试衣服、选游戏、选节目……那个星期仿佛过得特别特别漫长,因为宗英每天都会念叨马小姐婚礼上将要出现的细节给我听,每次念叨又都会发出低沉浑厚的“啊~哈~哈~”的笑声,又让我恍惚起她究竟是不是男扮女装。
   
  马小姐婚礼的前两天恰好宗英又和我上一个班,晚上十点钟我们准备关门离开公司,宗英突然接到电话,神色立马就变得惊愕起来,只知道愣愣地应声作答。她最后说了一句马上过来,就挂了电话。
   
  电话是马小姐的未婚夫打来的,说马小姐进了医院,马小姐想宗英去陪陪她。进医院的原因是马小姐在回家的夜路上,被强奸了。
   
  宗英跟我说着原因,我也被惊得目瞪口呆。我说,要不我开车送你过去吧,我也去看看。
   
  我和宗英到医院的时候,马小姐已经躺在病床上睡着了,她的未婚夫坐在病床头,见我们进来就招呼着我们轻声一点。宗英焦急地问他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也一脸迷惑的不知所从,只说也是马小姐给他打电话,说被强奸了。
   
  医生突然推开门走进来说到:检查结果出来了。
   
  我、宗英和马小姐的未婚夫应声望去。

  医生接着说:没有提取到精液,而且处女膜完好。

  原来马小姐两次被强奸,都只是她的被害妄想症。

  
  爱的重症病患者
  之
  被害妄想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11

帖子

51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51
QQ
发表于 2018-8-31 13:3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认识一个叫阿飞的人。

  每次见到阿飞都穿颜色很浅很浅的牛仔裤,配着一件干净又温暖的男士纯棉上衣。一米七多,瘦瘦的,大眼睛粗眉毛,留着露出额头的短发,像那种在学校里总被众多学妹拿来暗恋的阳光型学长。

  很多人第一次见到,都会以为阿飞是个男的,但其实阿飞是个女的。

  阿飞所有的衣服都是男款,又总是那种简单得你一丝毫都感受不到年代感的样式,不要说是“性别”,就连“时代”仿佛都能随便她跨越。所以尽管她已经超过三十岁,单看打扮也还是会让别人误以为她还是名还在读大学的,男大学生。

  但真正在我们读大学的时候,她其实完全不是现在的样子。那个时候她特别喜欢穿裙子,在每一堂上下课的路上摇曳生姿,总有被她吸引住的目光。


  进大学第一天找宿舍的时候,阿飞穿着那种很长很长的裙子,衬得她一米七多的个子特别高调。高调得就像一根人形旗杆,不断地向我的大脑释放旅行社领队的呼叫“这边走!这边走!”。

  我就这么一直跟在她身后,一会看着那些跟她擦身而过后神态各异的目光,一会又看着她的裙角随着她的脚步绰约轻曼的摆荡。摆着摆着就摆进了同一间寝室,才发现我们居然是室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8

帖子

39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9
QQ
发表于 2018-8-31 13:38:58 | 显示全部楼层
  当天大家被老师安排在教室里轮流做自我介绍,所有人都漫不经心的听着,一直轮到阿飞站起来文质彬彬地迈去讲台,整个教室都窸窸窣窣起来。从那一刻起,阿飞就成了我们班的吉祥物,任何需要代表班级露脸的任务,她都会被毅然决然地推出去。

  同时她也成了包括我在内的所有女同学的假想敌,我们想着,只有这样的女生被埋进婚姻的坟墓之后,我们才有机会肆意恋爱。毕业以后每一年同学聚会,我们都拿这一段来自嘲, 又催促阿飞怎么还不结婚。穿着男装的阿飞却总是避而不谈。

  几年过后,我们班所有女同学都一个一个完成结婚生子,阿飞仍旧单身。在最后一个怀孕的女同学生产的那天,她跑去开了一间广告公司,索性当起了独立自主的女强人。

  那之后阿飞就再也没有来参加过同学会,渐渐的同学间有了些闲言碎语,说阿飞看打扮就是个T,肯定是喜欢女人。有人接着说,也许别人就是喜欢穿男装呢,这个叫异装癖,不一定就是同性恋吧。又有的人说,谁说的,大学的时候她连李尧居然都不喜欢,性向还真不好说。


  李尧就是那种总被众多学妹拿来暗恋的阳光型学长。

  在我们大一时,李尧大二。高高的,瘦瘦的,浓眉大眼很有英气,留着很干净的短发。就算是穿很简单很简单的牛仔裤和纯棉上衣,在人群里,也总是能让人一眼就认出他。长得帅不算什么,但是在文学社和篮球队,帅能把分数翻倍。而他都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9

帖子

4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8
QQ
发表于 2018-8-31 13:40:42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说阿飞是我们班所有女同学的假想敌,那李尧就是我们学校所有男生的假想敌。

  大学的时候大家都还没有手机,每个宿舍都会有一个需要用电话卡才能打,但是随时都可以接的电话。我们寝室的电话每天都会被陌生的男生骚扰,无一例外都是来问阿飞是不是在这个宿舍。

  每一通电话,不挨着听筒,都能听见对方的背后围着一大群笑似淫铃的人,青春的荷尔蒙如同快要挣脱封印的妖怪,随时会从听筒中喷射出来。每个接到电话的人,当即就会特别使劲儿地挂掉电话,自以为能加强封印。

  电话的范围从同一班到同一年级,再到同一学校迅速扩展,当男生们持续打探阿飞的时候,女生们便一直在不断收集李尧的传说。

  有一天晚上我们寝室的电话到点又响起来,我们不紧不慢地按上免提,电话那头却没有平时嘈杂的声音。

  他说:喂,你好,我是李尧。

  这下轮到我们这边的妖怪要穿过听筒去享受美味了。阿飞却只是在旁边淡淡的笑。

  然后他接着说:请帮我找一下阿飞。

  从那天以后,我们寝室就再也没有接到过骚扰电话。倒不是所有人都知难而退,而是所有人一直到那一刻才恍然大悟,他俩都没法和凡人谈恋爱。


  李尧开始自然而然地追求起阿飞,而阿飞的日程却依然是从前的日程。尽管如此,学校里还是开始谣传起阿飞和李尧郎财女貌的佳话,没过几天阿飞和李尧就被老师分别谈了话,从那时候起,我们寝室的所有人就更难猜出他俩的进度。

  只是会常常看到李尧殷勤的身影,怀揣着那些滔滔不绝的书信,日复一日的早餐,和锲而不舍的礼物,递落在阿飞一件又一件很长很长的花裙子上。那些物件都被阿飞规规矩矩地收在寝室里,她的表情总是淡淡的,没有人知道她到底喜不喜欢李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6

帖子

44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4
QQ
发表于 2018-8-31 13:42:4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直到李尧毕业离开学校,阿飞似乎都没有正式答应和他在一起。往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见到过李尧,便也渐渐地淡忘起这个人。似乎就是从那时候起,阿飞收起了她各式各样的长裙,剪起了越来越短的头发。到我们毕业那天,阿飞就彻底留了一头露着额头的短发。


  毕业以后,我和阿飞见面也仅仅只是在同学会。

  每次见到阿飞都穿颜色很浅很浅的牛仔裤,配着一件干净又温暖的男士纯棉上衣。那种简单得没有任何一点年代感的衣服,配上她的浓眉大眼,让她看起来有一种陌生又熟悉的感觉,像那种在大学里总被众多学妹拿来暗恋的阳光型学长。

  在阿飞的广告公司营业的第五年,她终于又来参加我们的大学同学会。好些女同学已经变成从前我们都受不了的三姑六婆的样子,好事地找来李尧大学时的照片,准备用讨论这个大学时代梦中情人的方式,旁敲侧击地问问阿飞感情上的事。

  我好奇地拿过照片来看,心想年代这么久远的照片也能搞到,这些人真是挺无聊的啊,阿飞就正好走了进来。

  她又穿着颜色很浅很浅的牛仔裤,套着一件男士白色上衣。

  拿照片来的女同学迫不及待地喊起来,指着我手里的照片说:阿飞啊,你还记得大学的这个学长吗?以前追你一直追到毕业你都不答应人家,害得我们后来就再也没见过他了。

  阿飞沉默了半响,又笑笑地伸出手,示意要看看照片,一边说到:我们在一起过的……

  淡淡的欲言又止。

  我把照片递过去,看着照片上身材高挑的男生,衣着简单得没有一丝毫年代感。突然猛地感觉他的眉眼异常熟悉。

  原来阿飞那么爱他,爱得都变成了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3

帖子

36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6
QQ
发表于 2018-8-31 13:45:3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世界上的人,大部分是视觉动物,男人爱唇红齿白,女人爱剑眉星目;另一部分人是触觉动物,男人爱蜂腰酥胸,女人爱长腿厚肩。然而我知道一个人,她爱一个人,靠嗅觉。
   
  我和她从小在同一个小镇里长大,小学一年级一直到初中三年级,我们当了九年的同桌。第一次发现她天赋异禀的技能,是初三的某一天,我在教室里一如往常的等着她也提前来学校,赶着在上课前把作业拿给我抄。她一落到凳子上,就给了我一个特别鄙夷的眼神。
   
  她说,你是不是和某某某在一起了?
   
  特别笃定的质问的语气。
   
  我说,你怎么知道?
   
  她说,你身上有好大一股他的味道!
   
  鄙夷的眼神,更加强烈。
   
  那一刻我特别惊愕地凑着自己嗅来嗅去,害怕她口中的味道老师和家长也能在我身上闻到。她一眼就看出来我的慌张,然后特别得意地解释,她的嗅觉异于常人。
   
  在我正式加入早恋行列以后,为了能在晚自习后回家之前多在外面自由一会,我们好几个人就会伙在一起相互掩护地下情,为了让我爸妈彻底不起疑心,我也总是把她拉在一起。一起走放学的路,一起到江岸边看星星,一起在烧烤摊讲老师的八卦。
   
  整个初三过去了,她都没有跟着我们一起早恋,但是她喜欢过的每一个人,都总是会被我们一群人集体诟病。因为她异于常人的嗅觉,造就了她异于常人的择偶观——喜欢的每个人,都有狐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7

帖子

25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5
QQ
发表于 2018-8-31 13:47:14 | 显示全部楼层
  然后每一次她都会义正言辞的教育我们:古时候人人都有狐臭,没有狐臭的人属于基因突变!中、韩人95%变异,日本人84%变异,欧、非人只有10%变异。科学家也证明了的,人会靠气味吸引异性!还有!别人那叫体香,不是狐臭!
   
  在我们看来,她喜欢的人都有着同一种味道——狐臭,但她却能头头是道地分析他们每个味道的不同,有的是胡椒的香味……有的是孜然的香味……有的是八角的香味……
   
  因此在那个无忧无虑的初三,每一个“放学、看星星、吃烧烤”无限轮回却百试不爽的夜晚,我们渐渐地省略掉了“吃烧烤”这个环节,只保留“放学”和“看星星”。
   
  高中我们分开到了这个城市的两端,那时候城市变化特别大,小镇也在跟着拆迁。每个星期回来都会觉得变了很多很多,江岸边的沙滩被埋掉修起了滨江路,我们的初中因为合并被废弃掉,不断有同学一波一波的搬走,连那家烧烤摊也随着拆迁消失了。
   
  没过多久趁着周末回到小镇里的人就只剩下我和她了,每个周末我们都会在一起散散步看看从小生活的地方说说各自的事情。但其实很多时候即使不是我自己说,她也能闻得出来,就好比我分手的事。
   
  她说:你是不是和某某某分手了?
   
  我说:你怎么知道?
   
  她说:你身上有一股别人的味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12

帖子

41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1
QQ
发表于 2018-8-31 13:51:2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次听见她说我身上有别人的味道,我竟然莫名地觉得很有安全感,当下的爱仿佛是可以被证明的。谁在爱着我,即使旁边的人,也会知道。她却转头显得特别惆怅。
   
  她说:这个小镇的味道没有了。
   
  我说:什么味道?
   
  她说:这里的土壤,这里的江水,这里的野花草,混淆着这个小镇的人们,被太阳蒸发出的气味。
   
  那天正是八月的炎夏,我看着明晃晃的太阳用鼻子深吸了一口气,阿。。。阿。。。嚏。。。我骂了她一声傻逼,然后告诉她恕我无法和她的超能力感同身受。只是那一刻我们站在没有拆迁的片区,望着不远处的高楼耸立,才明白“恍若隔世”这种词居然可以那么真切实在地展现在眼前。
   
  她的初恋终于在高二拉开的序幕,神奇的是她的恋情也是被我闻出来的。那时候是冬天,我们在还没有通车的滨江路上散步。
   
  我说: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她说:你怎么知道?
   
  我说:你身上有好大一股狐臭!
   
  她朝我翻了一个白眼,说:这不是狐臭,这是体香。
   
  我说:这次是什么味道?
   
  她说:铁锈和香烟的味道。
   
  我说:怎么会有香烟和铁锈的味道?
   
  她说:是香烟被吸进血液,血液渗透成汗液,汗液溢出皮肤,温暖了衣服上的潮气,散发出来的,混淆着本身体味的味道。
   
  然后我还了她一个白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12

帖子

43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3
QQ
发表于 2018-8-31 13:59:24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个冬天她和狐臭先生约我一起吃过一次饭,在这个潮湿寒冷的城市里人人都裹得像个俄罗斯套娃。一起刚坐下的时候,我居然第一次能隐约在空气里闻到一股很淡很淡的香味,但那股香味随着狐臭先生脱完一层又一层之后,瞬间就演变成了浓重的体味。
   
  我呼吸困难地憋完一场饭局,自救的潜意识一直在脑海里循环浮现我偶然看过的一篇新闻:狗之所以会吃屎,是因为如果把屎稀释成千上万倍后,味道就会是香的,人闻不到而狗能闻到,所以狗才会吃屎。
   
  从那以后,我仿佛就能感知到狐臭先生的体香了。
   
  只是好景不长,我们高三还没有毕业,她就泣不成声地给我打电话说她分手了。那一天我们逃课出来见了面,在这个城市中心的咖啡馆,灼热的阳光从高高的窗台上射下来,那些微不足道的尘埃,在我和她中间肆意地乱窜。
   
  我说:你怎么决定分手了呢?
   
  她说:我闻到他身上有别人的味道。恶心。
   
  闷热的天气把空气压得很低,各种气味都粘稠在身边,散不开。我仿佛还能闻到她散发出从狐臭先生身上沾染过来的淡淡的香味。看着她的神情,忽然又懂了她心里那股,对一种味道的熟悉感戛然而止的惆怅。就像住在心里的人突然走了。
   
  只是味道更难让人忘记。曾经的人,即使你忘了他的脸,忘了他的动作,忘了他的声音,那股你所迷恋的味道,像空气一样,始终氤氲在你的周围。所以后来,她好多好多年都没有再谈过恋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热门图文
精华帖子
热门图文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奔跑|吐槽一下|网站标签|Irunthink Inc. ( 豫ICP备16023391号 )|网站地图

Irunthink Inc. https://www.irunthink.com . Powered by X3.4

本站部分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 如有侵权请及时告知 我们将确认并删除

GMT+8, 2019-12-9 00:46 , Processed in 0.438672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