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奔跑的回忆 门户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查看内容

内容 ·详情

同桌的距离

2018-6-23 04:46| 发布者: cgz129| 查看: 75| 评论: 0|原作者: S小作者|来自: 文章阅读网

她很郁闷,为什么会和他当了同桌。 虽然她的心跳得真的很快。 只是,看他一脸不爽,自己得兴奋都减了一大半呢,他,应该很讨厌自己吧,那么高傲的脸上尽是不屑。 为什么,她会喜欢上他呢。 一看到座位表,知情的人都 ...
同桌的距离
她很郁闷,为什么会和他当了同桌。 虽然她的心跳得真的很快。 只是,看他一脸不爽,自己得兴奋都减了一大半呢,他,应该很讨厌自己吧,那么高傲的脸上尽是不屑。 为什么,她会喜欢上他呢。 一看到座位表,知情的人都不禁向她看,她偷瞄他,那掩饰不住的不耐烦。 “哎呀,添,原来你和她做同桌啊。”他的朋友走过来略带讽刺地说,他哼了一声,起身走掉了。 他对别的女生都不会这样,他会和她们说笑,虽不怎么动手,但一言一语间的心情,都是与对她的冷漠所不同的。 正因为他这样,她对他战战兢兢,不敢太主动和他说话。 也或正因为她的不自在,他才憎恶她吧。 又或是,他也同样战战兢兢呢。 …… “桔,你很好哦,和喜欢的人做同桌。”好友对她说到。 她的迷茫,似不被察觉。 “不好啊。其实离我远点,让我知道距离很远或是能忘记的,但如今,人在咫尺,心隔天涯,很苦啊。”她用力吸了口绿茶。 “忘记?记着比较好。” “记着?记着等什么?根本不可能。” “唉,你又怎知他呢。”好友拍拍桔的肩,沉默着。 “添,怎样啊?啥感觉?” “什么。”他抓起一个篮球。中投命中。 “和她做同桌咯,你不是……” “很讨厌。”他冷冷地说。又命中一个。 忽觉灯光微弱,他脸上泛红。只是没人察觉。 讨厌和喜欢,其实挨的很近的。 逞强年纪,不愿倾倒出情思。 梅雨时节,雨不断地下,天天地下。 粗心男生,总是忘带雨伞,亏得暗中的女生,默默担心。 桔收了雨伞进了教室,见到他正拿着纸巾擦头发。他站的地方湿了一片。 “你怎么没带伞?”她问到。 添斜了她一眼:“关你什么事。” 被人回绝的怒气和隐隐的担心使桔皱着眉头,偏偏不爱屈服,她装不出温柔。 “水弄到我座位上了!好心你走远点再甩!” 他顿了一下,抓起纸巾包向门口走去,恰巧一女生走进教室,细声问他怎么了。他“呵呵”一笑说忘带伞了。 桔气得嘟嘴,一人坐在位子上默然。 不过,也没人知道啊。 起码,他不知道。 下午,雨依然很大。 桔望着天有些发愁。他家住挺远呢。没伞的话,这么多大雨,再壮也不好淋着回去吧。而他那么高,和别人打一把伞只会让两个人都湿半边,况且好像也没有人和他住很近。而自己,家住得近,不论湿跑回去还是等雨停,再或和一个女生一起走,都比较现实。 所以,她偷看似也因为雨而发愁得他,决定把伞借他。 只是,献殷勤这种事,很让人想吐。 下课铃打响,他起身背着包走了。 她悄悄跑到栏杆处,踮脚见他在大厅等雨停。 赶紧抓起伞,她走到他好友身边。 “替我把伞给他。”她似焦急似害羞,脸上表情过分不自然。 “他?” “是啊,呃……淋雨不好。”她转身要走,临时又补了一句老话:“别告诉他是谁的。” “喂,你……” 好友看着伞,无奈地往楼下走。 她则早已溜下楼,悄悄盯着他孤单且模糊的影子。 是什么,让她不敢看他。 或是不想吧。 她要忘记,却又不想忘记,而要记住,又不想记住。 “喂,添。”好友拿着伞出现了。 “怎么?”他稍稍侧身,她急忙后退,没入等雨的人群。 “看你等雨,给你借了把伞,呐,拿着。” 添伸手接了伞,看了看,皱起了眉。 “是谁的?”他问。 “啊?隔壁班的。”好友挠挠头,他似不擅长撒谎。 “不是,这是她的伞。” 她怔住。 他怎么会知道?虽说那伞是莎莎的限量版,但他也不至于记住吧?她心里莫名的有种喜悦,是因为什么又不怎么说得清。 “还回去。” 好冷的三个字,使她的喜悦全没了。哈。他那么讨厌自己么?那么那么不想碰自己的东西么?原来讨厌,是这么个难以改变的恶神。 “哎呀,人家肯定都走了,还到哪儿?人家给你你就用呗,那么不近人情干什么?”而添却瞪了他一眼,摇摇头:“这么大雨,能走到哪儿去?我不用。” 她好想跑过去拿回那把伞。 只是,她脑中出现了他今早浑身湿透微微发抖,且脸色显白的样子,止不住的担心。于是她跑了出去。 她当着添的面冲进雨里。或许看着自己已走,他就肯用伞了吧。 “喂,喂!……” 那,是在叫自己吗?雨打在身上,凉且痛。既然不很舒服,就让自己承受吧。 桔闭上眼睛,聆听自己奔跑的声音。 雨坠落地上的声音,还有自己凌乱的脚步声。嗯……隐约还有别人的脚步声——怕也是个在雨中奔跑的人吧。 而那个脚步声,似熟悉。在雨中急促得好好听。 第二天,桔坐在座位上,一把伞砸在桌子上。是折好的。 虽不是用力砸,但那声拖拉的响,在她心里好大声,或许砸出了痕也不一定。 “你没用?” 她轻声问。 “干嘛要用?”他横丢过这么一句话。 也对。她默想。她用手轻轻抚摸雨伞,说来讽刺,但曾几何时他的确拿过这把伞。仔细抚摸,或还能觉到他的掌温。 她忽然失笑了。为何这份喜欢,这么痛这么,卑微。 “喂,以后别再给我伞了,自己还像个白痴一样跑回家。”他忽地闷闷地说。 “唔?”她抬头。应是错觉。多温暖的一句责备呀。 “谁要你的雨伞啊?!”他莫名地吼起。 “那,”她轻轻站起拿起伞,“就不要好了。”她把雨伞丢进了垃圾桶,走出了教室。 “你……” 栏杆外的风景,枯燥却让人留恋。因为这里看不见让自己心痛的他。 痛到要烂了。 他望着她的背影,感到很苦恼。 那明明是关心,为何会有那样的反应?是自己没表达好吧。昨晚可是为了她都没怎么睡呢,好在没事。只是,她又误会自己了。 “开玩笑,我怎么会喜欢他?!” 添的思路被拉回。他望了望,说话的是桔。而桔,此时也正用怨恨的眼神觑了自己一眼。 哦,那个“他”是指自己啊。 原来,她不喜欢自己,是自己自作多情罢了。 那么—— “喂,篮球比赛我不参加了。”他招手对好友说。 “为什么?”朋友着急地问。这么个好手,怎能忽然说不打了呢? “不为什么。” 因为啊,添默诺过自己要拿第一然后对桔表达爱慕。 但如果她并不如别人说的喜欢自己,又何来的自信去表白。 朦胧中梦中转醒,思考着。是用钉子一点点钉碎心,还是干脆用一块大石砸碎来得痛? 或,心碎了都一样。 而后的几天,他们的同桌生涯很沉默压抑,她常趴在桌子上看他和别的女生打闹,他也会靠着栏杆从窗户玻璃里斜瞄她和别的男生的嬉戏。她的心好沉。他的亦是。 然后,她就没来上课。 就这么突然,连秋天的叶儿,都来不及变黄呢。 他整个人慌了。朋友都不知她怎么了,连老师也摇摇头,说她只是请了几天假罢了。 只是,这“几天假”请了整个月了。或许是住院了吧。那生了什么病么? 就这样一声不吭地消失了啊。难免会有些担心吧。 其实和自己装什么呀。明明就很在意她,见不到她就会好寂寞,虽即使她在,他们俩也不会有几句话,但起码能真切地感觉到他们所呼吸的是多么近的空气,他们所仰望的,是同一小片天。 添开始后悔。为何就没有向她表达出自己的爱恋呢? 他渐渐地下课也不很走动,只是呆在座位上,似在回忆和她坐在一起的意境;他也总是用她遗留在抽屉里的教科书上课,且很认真地抄笔记,他说,桔这样的女生是很看重学习的,有了笔记,回来时会赶得轻松些;他也不让任何人坐在她的位置上,因为他不想任何人抹掉她残留的迹。 这么做,够不够挽回?如果不够,我会做更多。 她杳无音讯了两个多月,终于有了消息。 呵,转学了。 他听着讲台上老师那些许遗憾的话,整个人不住窒息。 添轻轻阖上双眼,静听自己的心崩碎的声音。自己的世界,是分分秒秒都以想着她的归和自己要如何向她道出爱慕为支柱来支撑的啊,然而,人已不会回来,没了支柱,世界只剩残檐废瓦。 “老师,我想去一下洗手间。”说罢,他起身而去。留下微怒的老师。 “哎,你这样会被误会啊。现在抓早恋很严呢。” “误会什么,人都不在了。”忧郁的添,忧郁的天,云遮住了一切,连同那来不及亲自表达的初恋。 添托起她抽屉里的课本——那是记满他的字迹的课本,怕也没人会看见了吧。于是他抱着它们,深吸一口气,补得碎了的心一阵刺痛。 若上天不是那么喜欢安排错过,或世上就没有后悔和悲伤了吧。 但是错过,时时都在发生。 那天,桔回学校了。 只是那空空的教室和空空的座位,似没人对她留恋。 她走到他的座位旁,闭上眼睛轻抚他的桌子。 到最后,也只能这样感受他的存在啊,也只能这样和他告别啊。 桔发现自己的抽屉是空的,也不知道为什么。也不用在意了吧。 她又从包里抽出了一封信,苦笑一下,塞进了他的抽屉。 带着沉重苦涩的泪,桔默念一声‘再见’。 再见,再也不见。 添在抽屉里找到一封信。信封是淡绿色的,青春却忧郁。而后面封口处贴着一枝桔梗。 是她吗? 是她吧。 手有一些抖,信很短,娟秀的字刺进心里: 添: 我要走了哦。 不过,唉,你定会说“关我什么事”吧。也对,就我一直喜欢你而已。 那,是你迟钝么?还是知晓却漠不在乎呢。你讨厌我,讨厌得好厉害呀。你真的看不出我的沉默都是因为怕你生气,怕你不耐烦和我说话么?我多想同你像她们和你一样笑闹,却没有一丝勇气。 谁叫我唯一能做得只是尽量别让你听到我的声音,尽量别在更讨厌我?一个喜欢你喜欢得太深的人,承受不起你那么多的讨厌。 最后还是忍不住想告诉你,和你当同桌很开心,因为我能颤立地感觉到你原来和我挨过那么近,虽会很不安你马上就起身且你的确是一下课就走了,淡我又很用心地去守你的味道呢。 我知道我很傻,那么那么喜欢你。 桔 添忽然想到这样一句话“你绝对不是最傻的,因为这世上总有人比你傻”。 桔不会知道添沉默的原因。也不会知道他着实不讨厌她。 有人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而今添已到伤心欲绝的时候,但用悔和错凝成的泪却又在眼眶中散去,坠落回心上,像撒盐一样,让人痛得不行。 添软软摊在椅子上,不由轻哼: 一盏离愁孤单伫立在窗口 我在门后假装你人还没走 旧地如重游月圆更寂寞 夜半清醒的烛火不忍苛责我 一壶漂泊浪迹天涯难入喉 你走之后酒暖回忆思念瘦 水向东流时间怎么偷 花开就一次成熟我却错过 谁在用琵琶弹奏一曲东风破 岁月再墙上剥落看见小时候 犹记得那年我们都还很年幼 而如今琴声幽幽 我的等候你没听过 谁再用琵琶弹奏一曲东风破 枫叶将故事染色结局我看透 篱笆外的古道我牵着你走过 荒烟漫草的年头就连分手都很沉默
搜索更多相关:【同桌的距离】



喜欢

感动

大哭

惊呆

晕倒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精华 ·推荐

网站 ·热点

热点 ·排行

  • 月排行
  • 周排行
  • 日排行

广告 ·推广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奔跑|吐槽一下|网站标签|Irunthink Inc. ( 豫ICP备16023391号 )|网站地图

Irunthink Inc. https://www.irunthink.com . Powered by X3.4

本站部分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 如有侵权请及时告知 我们将确认并删除

GMT+8, 2018-11-13 23:38 , Processed in 0.029375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返回顶部